关注与视野

千赢“药械风暴”来袭 想靠耗材赚外快破灭
2019-04-10 15:40

  医药网3月18日讯 抗癌药纳入医保、“4+7”带量采购……2018年,国家医疗保障局(下称国家医保局)用一系列措施,目标明确且行动迅速地向虚高药价宣战。震慑药价虚高,国家医保局打出了一套令人叫好的组合拳。

 

  然而,另一个问题继而出现,医用耗材价格始终不降,甚至变成一些医院创收的主要来源之一,不仅增加患者负担,更让医保倍感压力。2019年,国家医保局会对“医用耗材”释放威力吗?顺着“耗材”这条路不难发现,国家医保局早已行动起来。

 

  令人震惊的水分

 

  在2019年全国两会上,传出力求让“医用耗材降价”的声音。

 

   “医用高值耗材价格虚高,加重百姓就医负担,损害群众的利益。”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清远市人民医院院长、党委书记周海波在提案中列举了4项耗材在我国台湾地区和广东省的售价,二者差距明显。

 

千赢“药械风暴”来袭 想靠耗材赚外快破灭

 

  细看可知,同一品牌产品价格,广东省比中国台湾地区贵了30%~50%。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2017年报道,在“以药养医”受到政策限制的情况下,一些医院通过试剂、耗材或是让患者多做检查来“以械养医”,由单个秘密作案向“窝案”“串案”转变,腐败从药品购销环节向医用耗材购销转移。

 

  关于耗材腐败事件,2017年年末新华社爆出的一则新闻,让人唏嘘不已。赣南医学院原党委书记黄林邦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担任主要领导后,他在医疗用品采购等关键岗位刻意安排自己的亲信,多名亲属也直接插手医疗器械、设备等医疗用品采购,数百名干部、医务人员收受医药代表“回扣”,医院一些耗材利润率竟高达1000%以上。

 

  能够产生惊人的腐败空间,说明医用耗材价格必然虚高。有专家曾表示,从已经公开和查办的商业贿赂案件来看,仅在使用环节的行贿金额就高达耗材总价的25%~30%,充分说明整个耗材流通环节的水分相当大。

 

  两会期间,中国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董事长于清明坦陈医械购销乱象。“现在我们这个行业(医疗器械)有点乱,我们的工业企业散乱交叉,产业集中度不高,还处于低质耗材的恶性竞争阶段,大家都在打价格战。”

 

  呼之欲出的政策

 

千赢“药械风暴”来袭 想靠耗材赚外快破灭

 

  从目前来看,国家医保局对于医用耗材治理没有对药品来得猛烈,但其实已有规划。

 

  从一连串调研中不难感受到,国家医保局针对高值耗材的举措将会浮出水面,即将出台相关政策的消息呼之欲出。

 

  地方上,通过各地相关负责人针对高值耗材的表态,可以看出端倪。3月4日,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医疗保障局副局长仇冰玉接受齐鲁晚报专访时,解读了山东省即将出台的医保政策。他明确下一步工作重点,将研究开展新一轮的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工作,降低高值医用耗材价格。此外,将低值耗材、检测检验试剂纳入省采购平台,规范医院采购行为,加强价格监管。

 

  对于医用耗材的管控,各地方上级部门已逐步在接手。

 

  在省域层面,陕西“领跑”。2018年12月14日,陕西省药械集中采购网发布《陕西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厅关于药品耗材采购工作职能移交的函》,明确表示自同月12日起,陕西省药械采购中心有关药品和医用耗材采购工作对口联系部门,由陕西省卫生健康委员会调整为陕西省医疗保障局。换言之,全国首个省级医保局正式主管药品耗材采购诞生。而后,黑龙江、山东、内蒙古、广西、海南等各地医保局也宣布接管药品耗材采购。

 

  目前,虽没有看到陕西省医保局对医用耗材降价的具体措施,但一旦相关政策出台,想必影响将会巨大。

 

  在市级层面,珠海宣布对1356种医用耗材“动刀”。

 

  1月29日,珠海市医疗保障局印发《关于实施珠海市医用耗材电子交易平台挂网医用耗材价格联动机制的通知》,直接发文对象是珠海市医用耗材电子交易平台,要求挂网医用耗材价格与广东省内地市价格联动,取两年内最低中标价格,直接与之调平。